【东京电影节】主竞赛《喜剧 爱妻物语》:创作者的婚姻困境

2019-10-30 13:17:27 9

【东京电影节】主竞赛《喜剧 爱妻物语》:创作者的婚姻困境

走到国际电影节主竞赛的舞台上导演已然是成功了,但若他能够超出自身经验的去呈现这种创作者婚姻困境背后的行业现状与时代背景,或许这部电影会给人一些更深刻的回味。

长三角戏曲联盟

《喜剧 爱妻物语》剧照

他是一位苦苦挣扎的编剧,每天无精打采地看着自己对工作的一切希望都被那些他无法控制的力量摧毁。她是他精明且嗜酒的老婆和负责养家糊口的人,同时对他充满了各种各样的不满。这就是《喜剧 爱妻物语》里的两位主人公——柳田夫妇,两人结婚十年,有一个可爱的女儿。但电影一开场柳田就告诉了所有观众,两人已经两个多月没有性生活了,而他迫切的想要改变这一现状。

《喜剧 爱妻物语》是日本编剧足立绅第二部自编自导的作品,同时这部电影也改编自他的半自传体小说,他的编剧代表作自然是由武正晴导演的《百元之恋》,他也凭借这部电影获得了有日本“奥斯卡”之称的日本电影学院奖最佳编剧奖。在《百元之恋》中,安藤樱饰演的一子将自己满腔的愤懑与对生活的不满发泄到了拳击台上,足立绅似乎对这类角色情有独钟,在《喜剧 爱妻物语》中,从水川麻美饰演的妻子千佳身上其实不难看到一子的影子——一位充满了压抑着愤怒的女性。

长三角戏曲联盟
《百元之恋》剧照

只是在这部入选了今年东京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的喜剧作品里,足立绅将这种愤怒设置在了夫妻关系之中,作为编剧的丈夫豪太始终无法通过创作为家庭带来任何收入,夫妻关系也因为他始终无法兑现的“天赋”而一步步陷入困境。妻子千佳在打工挣钱的同时还要兼顾家庭生活,十年如一日的状态让她感到身心俱疲。生活重压之下,她除了不断的抱怨豪太的无所作为之外其实也没有任何解决方案。

在这种女强男弱的家庭结构之中,导演没有落入俗套的去展现两人在金钱方面的具体冲突,反而是另辟蹊径用婚姻中的“性”来呈现双方的权力关系。开场段落的丈夫内心独白非常直白地为电影定下了喜剧的基调(当然,片名也直接打出了喜剧二字),由于已经超过两个月没有性生活,豪太此刻满心都在思量如何能够与妻子产生一些亲密互动。这一场戏也很好的呈现了双方的性格特点:丈夫小心思不少但表现于外在行为却唯唯诺诺,妻子豪爽干练对她这位小个子丈夫那些小算盘一清二楚。“性关乎权力”在这里被直观的拍了出来,当强势的妻子已经无法仅仅满足于口头上抱怨无用的丈夫时,她将惩罚范围扩展到了双方的最基础的日常互动之中。

长三角戏曲联盟
水川麻美

唯一的转机则是豪太得到了一个前往外地取材撰写剧本的机会,由于他没有驾照,只能邀请千佳一起,将这一次工作机会包装成家庭旅行,他也希望借这次机会让妻子重新对他产生兴趣。妻子的过于精打细算让这趟路程充满了心酸的笑点,同时当双方原本不断加深的矛盾被一场久违的性事消解之时,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随之而来,原本以为会被拍成电影的豪太编剧处女作再次落选,满心期待以为这次真的能成功的千佳终于迎来了个人的崩溃时刻。

长三角戏曲联盟
《喜剧 爱妻物语》海报

同样作为编剧的足立绅自然了解这种创作者独有的焦虑,生活的重压不会留给他们太多时间,即便是最亲密的家庭成员也很难如此长时间的支持一个无法为家庭带来收益的梦想。如果不是导演自己在映前提到这是他的半自传题材作品,我一度要怀疑他借鉴了如今已是世界名导的李安那个被广为流传的故事——六年赋闲在家打磨剧本,全靠妻子林惠嘉工作支撑整个家庭,后者甚至一度产生与李安离婚的念头。

当然作为一出基调轻松的喜剧,导演最终还是给出一个相对来说圆满的结局,豪太继续着自己的创作,千佳也一如十年前一样支持着他。这或许就是导演自己的现实状态,毕竟走到国际电影节主竞赛的舞台上他已然是成功了,但若他能够超出自身经验的去呈现这种创作者婚姻困境背后的行业现状与时代背景,或许这部电影会给人一些更深刻的回味。同时作为编剧出身的导演,足立绅大概将更多精力投入到了剧作上,对于画面调度、配乐节奏、摄影方式的选择上他还有相当大的进步空间,对于这样一部家庭小品而言,使用如此之多的手持镜头实在是毫无必要,毕竟放眼整个电影世界大概只有杰森·伯恩能让观众忍受如此多晃动的画面了。

转自界面新闻

联系我们